【金鸿】中美苏黎世会晤结束,拜登还是不想让步

作者: 弘广 分类: 名人点拨 发布时间: 2021-10-07 23:16 ė 6没有评论

 

 

1

 

106日,美国白宫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警告称,如果美国不能及时地提高债务上限,将对美国家庭、企业和投资者产生长远的负面影响,国债违约将造成毁灭性打击。

 

由于美国经济尚未从新冠疫情中完全恢复,国债违约可能引发比2008年金融危机更严重的崩溃,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冲击,并导致全球信贷市场冻结和股市暴跌,联邦政府将无法应对违约可能造成的经济危机。

 

拜登团队选在中美苏黎世对话举行之际把这份报告扔给共和党的大爷们看,是希望他们能够在提高债务上限的问题上及时让步,以免出现无法收场的局面。

 

要说报告当中描述的各种危险,共和党人都很清楚,他们更清楚的是,提高债务上限的关键不是他们能够左右的。

 

站在美国国内的角度看,提高债务上限根本就不是个问题,美国国会第一次设立债务上限制度是在1917年,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国会已经修改过98次债务上限,其中大部分都是上调,提高债务上限对于国会两党来说,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共和党之所以不同意上调债务上限,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同意了也没有用,这件事情的真正麻烦在于,债务上限提高以后的事情无法控制。

 

就当前的国际形势,美国高债务上限以后,多发出来的债务只能由美联储吃下。美联储印出大把的钞票以后,应该投到哪里去呢?

 

如果美国在全球局势当中占据主导地位,可以把这些钱推到大宗商品市场上,也可以推到发展中国家的股市里,借着资产价格膨胀的机会大剪羊毛,但是,现在的美国没有这个实力了,印出来的钱大部分只能积存在美国国内,引发国内通胀失控,毁掉美国经济。

 

美国现在的通胀已经够严重了,再推一部分钞票进来,美元会变成金元券的。看明白了这一点以后,共和党才坚决反对提高债务上限。他们知道,如果不能扭转美国在国际上的被动局面,强行提高债务上限只能加速美国灭亡。

 

共和党死扛,可日子还得继续过,怎么办好呢?民主党只好找中国帮忙,这就有了中美苏黎世会晤。

 

想让中国帮忙也不是不行,只是在中国关心的重大问题上,拜登政府必须得让步才行,比如把“两份清单”清零。

 

如果拜登不同意,中国就不管美国的闲事;如果拜登同意,就是在丧权辱国,共和党可以联合幕后的财团清算民主党和拜登政府。就这样,拜登团队被挤在共产党和共和党的夹缝之中动弹不得。

 

 

2

 

为了促成苏黎世会晤,拜登政府作了一点态度上的让步,英国电信运营商沃达丰匈牙利公司与华为匈牙利子公司、匈牙利东西联运物流公司签署了建设东西门场站的合作协议。

 

沃达丰是欧洲最大的通讯公司,去年2月曾经宣布,计划花费2亿欧元的代价,在未来5年内将华为设备从遍布欧洲的移动网络敏感核心网中拆除。沃达丰的这个决定是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下作出的,现在又开始在5G领域跟华为合作,显然经过了美国的默许。

 

中美苏黎世会晤结束以后,外交部网站发布了这次会晤的相关消息。

 

新闻中说,双方同意采取行动,落实910日两国元首通话精神,加强战略沟通,妥善管控分歧,避免冲突对抗,寻求互利共赢,共同努力推动中美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

 

美方同意采取行动,这个立场比7个月前在安克雷奇务实多了。当时布林肯认为,美国有实力压制中国。

 

但是,同意采取行动不代表开始行动。白宫把那份警告意味十足的报告甩给共和党人看,就是不想让步。

 

在会谈中,杨洁篪阐述了中方在涉台、涉港、涉疆、涉藏、涉海、人权等问题上的严正立场,要求美方切实尊重中方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停止利用上述问题干涉中国内政。

 

坦白讲,在台港疆藏等问题上,美国无法对中国构成真正的压力。香港的亲美派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了,美国只能瞪着眼看,一点忙都帮不上。新疆西藏的局势非常稳定,美国也使不上劲。至于台湾,也许哪天中国就把它收回来了,还轮得到美国指手划脚?

 

说到台湾问题,说一件事吧,经常有人给我留言,让我分析什么时候对台动武,看得我一愣一愣的。发起攻击的时间属于军事机密,可能的攻台时间更是顶级军事机密,问这个干嘛?再说了,如果分析错了,会砸我的招牌,如果分析对了,我有这么傻吗?

 

美国真正对中国构成压力的地方,就是在高技术领域的封锁,特别是芯片领域,所以杨洁篪要求美方,切实尊重中方的发展利益。美国不能继续欺负华为等中国公司了。

 

面对着中方提出的要求,沙利文只同意了一点,就是坚持一个中国政策。沙利文的这个表述,在中国眼里没有任何可信度。如果美国真的愿意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就先把《与台湾关系法》废掉吧。

 

 

3

 

中美苏黎世会晤举行得非常低调,事先几乎没怎么传出消息来,会谈的时间很短,也没有吵架的声音传出,说明会晤比较务实,拜登方面可能准备作出让步了。

 

沙利文的职务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是美国总统的私人顾问,他出面与中国方面谈判,更多的代表了美国总统的某些倾向性立场,只不过从立场变成行动还需要一点时间,中间也许会有波折。

 

当然了,由于美国上调债务上限或者暂停其生效的最后时间是本月18日,距离今天只剩下11天,拜登团队可以腾挪的空间很小。定时炸弹在滴滴作响,时间不等人啊。

 

美国政府可不像沃达丰,能够为自己准备出5年的时间来,从遍布欧洲的移动网络敏感核心网中拆除华为的设备,结果他们只拖了半年,就找到了继续跟华为在欧洲合作的机会。

 

在很多时候,时间因素是最要命的。

本文出自 分享知识,启迪智慧,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mjzhiku.com/archives/1290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