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谜一般的贫穷

作者: 弘广 分类: 蛮族勇士 发布时间: 2017-02-14 11:43 ė 6没有评论

鹤壁,在河南省18个城市中,经济规模和人口排名均为倒数第二。这是一个极小的城市,2015年的GDP仅为713亿,常住人口规模只有163万。用河南省会郑州做一下对比就能理解这个城市有多么微型:2015年郑州GDP为7315亿,是鹤壁的10倍;常住人口957万,是鹤壁的6倍。

 

此外,鹤壁很穷,即便是在河南这种穷省来说也很穷。2015年,中国全国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水平为31195元;河南省为25575元,但是鹤壁只有24540元,比全省的平均收入水平还低了4%。2016年,鹤壁市民也没有实现致富,1-9月份的鹤壁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同比增幅仅仅只有6.3%,是为2000年以来的最低增幅,往前看几年的话,2015年还实现了8.3%的收入增幅,2012年甚至还有11.8%呢,现在这种可怜巴巴的收入增幅,恨不得已经算是腰斩了。以这样的趋势来看,鹤壁市民的穷日子估计还得继续过下去。

 

然而,有意思的是,鹤壁其实算是特征鲜明的工业城市,第二产业(工业建筑业)增加值在GDP中占据着显著优势地位。2016年前三季度,鹤壁的GDP为550亿,其中第二产业增加值352亿,占比高达64%。这可比河南全省的第二产业占比要高得多。2016年前三季度河南省GDP为28841亿,其中第二产业增加值13302亿,占比只不过46%而已。这里再给出一个对比数据:2016年全国第二产业增加值的占比也只不过40%。前一段时间我们揭批过的另一个贫穷的小城市,湖北十堰,所谓的汽车城,第二产业增加值占比就是49%罢了。与此同时,鹤壁经济对农业的依赖程度相对全省的水平要低很多了。2016年前三季度鹤壁第一产业(农业)增加值为54亿,占GDP的比值9.8%。而河南省作为中国的农业大省,前三季度第一产业增加值3606亿,占比12.5%。要知道“无工不富”,贫穷往往是农业城市的特征,而鹤壁的工业化水平其实已经不低,它的城镇居民却还是普遍的穷,收入普遍偏低。我们必须知道的是,收入数据可是一项非常受重视的政绩型数据,相信我大河南的统计官员们绝对不会把收入数据往低了编,能有多少水分,就会注入多少水分的,所以目前鹤壁市民的这种平均收入水平低于全国乃至全省的情况,可以确证这样的事实:鹤壁确实穷。然而,鹤壁这种典型的工业城市出现普遍贫穷的现象,老蛮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事还真是值得好好的挖掘一番

 

检阅鹤壁的工业企业经营数据,2016年1-10月份鹤壁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1667亿,总利润90亿,经营利润率为5.4%。河南全省的工业企业经营利润率6.5%,全国的平均利润水平为5.7%,看起来鹤壁的工业企业的盈利能力比河南省内的其它企业弱得多,比全国的平均水平也要差。为了弄明白这个问题,老蛮我梳理了2012年至2016年鹤壁、河南省和全国的工业利润数据,如下表所示,汇总的结果是:2012年-2016年10月,鹤壁的企业经营利润率仅5.3%,河南全省高达7%,而全国的平均水平同样也有6.1%,全都显著超过鹤壁。在趋势上,越往前去,鹤壁与全省和全国的利润率差距就越大。2012年鹤壁的企业经营利润率仅4.8%,而全省7.5%,全国6.1%,都是秒杀鹤壁的水平。

老实说,老蛮我很难理解这种低利润数据的成因。2012年鹤壁的前三大主导型产业根据利润大小排名,依次为食品加工及制造业利润额25亿;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利润额15亿;金属制品业4亿。这三大产业利润合计44亿,占工业总利润63亿的比值达到70%,具有绝对优势地位。这三大产业都算是基础产业,技术门槛很低,要说有啥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以致利润率低下,这还真说不上。在地理位置上,鹤壁位于河南腹地,但是路网成熟,交通四通八达,也谈不上有什么严重的运输成本问题。到2015年,鹤壁这三大主导产业的地位得到维持。食品加工及制造业利润额36亿;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利润额23亿,金属制品业7亿,合计66亿,占总利润104亿的比值也还有63%。这么看起来,鹤壁的主导产业长期维持稳定,企业主们基本上抱着长期经营的目的,也不存在挣一把快钱掠夺一把财富就跑的临时工心态。

 

如果要说鹤壁政府存在横征暴敛逼迫产业出逃的情况,也不太能看得出来。以2013年为例,当年度鹤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税负39亿,占总收入的比值2.5%。这种税负水平远低于全国当时平均水平。这一年全国工业企业的总税负为58771亿,对比当年度1038659亿的总收入,税率高达5.7%,较鹤壁的税率水平超出一倍还多。在企业亏损面数据上,2013年鹤壁亏损企业数占全部工业企业数的比值仅3.6%,而全国的平均数据是11.3%,比较起来,鹤壁的各种数据好看得不得了。

 

再回头来检查食品、非金属矿物制品和金属制品业这三大产业的盈利能力。依然以2013年为例,全国食品加工及制造业利润5229亿,对比总收入78663亿,利润率为6.6%;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利润3973亿,对比总收入51967亿,利润率7.6%;金属制品业利润2194亿,对比总收入33229亿,利润率6.6%。这三大产业的利润率,都不比当年度全国工业企业整体的6.6%的利润率水平要低。

 

到现在为止,我们依然无从解释为何鹤壁的工业企业本身的盈利能力很弱,为何比全国的平均水平要弱得多。这个明明已经实现了工业化的小城市始终贫穷,始终无法让它的市民实现致富的梦想。它的产业结构合理,企业经营稳定,没有横征暴敛,我挖掘了所有的可能性,都无从解释这个城市长期贫穷的缘由。所以,我只能把这个问题抛出来,留给大家来分析了: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个城市的工业企业利润率低下,并导致了这个城市的普遍贫穷?如果我想明白了这个问题,本文将重发。在此之前,我希望能听听各位的意见。谢谢各位。

 

此文来自蛮族勇士新的微信公众号:laoman-1  (剑起龙吟)

本文出自 分享知识,启迪智慧,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mjzhiku.com/archives/80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