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岱】合肥,钦定的霸都!

作者: 弘广 分类: 名人点拨, 岱岱 发布时间: 2021-10-24 23:49 ė 6没有评论

本来一直想写国际和文史的,奈何上个十年系列挖坑太大,得填坑啊,只能泡一壶茶,闲话下九州。

前天聊了过去十年的中部崛起,中部本来要被大武汉霸场的,但没想到,中部杀出两个黑马,一个郑州,一个合肥。

中部地区从本来的武汉独秀,变成了三雄争霸的中三角。

今天,我们先聊合肥吧。

关于合肥,有几个认知误区,需要给大家澄清下。

1、合肥就是靠国家偏心给政策,搞了高铁网络,所以发展起来的。

是的,合肥米之型高铁全国有名,和郑州一样很出风头。

高铁给合肥带来的发展红利大家也看在眼里,但要是眼红合肥这个高铁枢纽,说国家是给合肥开小灶,就说不过去。

因为——

“你们只看到,高铁时代合肥在吃肉。

你们没看到,铁路时代合肥在挨揍。”

铁路时代,中国南北经济大动脉,就是京九铁路和京广铁路。

当年石家庄全国前列的经济水平,已经表明,得此二铁路者,得天下。

那合肥当年混的怎样呢?

普铁时代国家规划的四纵四横线路,合肥全部完美避开。

合肥前往上海、北京等大城市时甚至还要从蚌埠转车。考虑到京广和京沪铁路都是民国修建不提,合肥连带安庆在90年代京九铁路线路争夺时惨败给湖北。

安徽省会合肥、第二大城市安庆完输给湖北麻城,京九铁路在安徽境内过了阜阳就向左转了个弯到了湖北。

物流交通是经济的硬核竞争力,如同京广铁路过湖南不过江西,导致了江西的衰落,京九铁路对安徽的冷处理也让安徽错过黄金十年发展机遇。

取而代之的,是麻城的黄金十年。

京九铁路开通运营、“慢火车”开行24年来,麻城城区面积扩大4倍,国民生产总值增长5倍,生态游、红色游、人文游方兴未艾。“人间四月天,麻城看杜鹃”,已成为麻城亮丽的城市名片。——摘自《中国铁路》

安徽人民很伤心,发出了灵魂之问:

“京九过安徽,虽然绕路了,但京九这种国家干线城市,宁愿通往西部大别山,也不通过安徽省内人流最大的省会合肥以及前省会安庆、煤炭大市淮南,这合理吗?”

这的确不合理。

但的确也合理。

合肥安庆淮南加一起,都竞争过一个山区小城麻城,这的确不合理。

合肥安庆淮南加一起,都不如麻城大佬们的一句话,这的确也合理。

大别山是什么?

大别山大佬是什么?

“麻城,位于湖北省东北部,地处鄂豫皖三省交界之处,是大别山36县市中唯一的县级市。

湖北省麻城市乘马岗镇是中国第一将军乡。乘马岗镇是开国将军最多的乡(镇)。据有关资料记载,乘马岗镇共有两万余人参加红军,其中六千余人亲历长征。

在陈再道、李先念等老一辈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麻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正式通了铁路,麻城的发展模式也逐渐转变为交通导向型城市。

在湖北省境内,麻城站是京九铁路等级最高、规模最大的火车站。麻城火车站站台规模为5台23线,曾是京九铁路十大站之一。另外,铁路部门在麻城还设立了麻城车务段,管辖湖北、河南两省共36个火车站。巅峰时期的麻城,客运量仅次于武汉、襄阳,为湖北三大交通枢纽之一。

后来在贵州的那个娃娃县长,敢和王健林叫板的那个,也是湖北红三代。

湖北,颜色还是比安徽深一些的。

所以,京九铁路给了安徽一个安慰奖,然后掉头去了湖北。

铁路时代在安徽身边,轰轰隆隆的擦身而过。

和麻城一样待遇的,还有江西的兴国。

湖北麻城是将军县,江西兴国也是将军县。

而且兴国更有名,更有底气向国家要铁路。

这不是岱岱说的,这是主席说的。

在兴国调查期间,毛泽东饱含深情地向兴国当地苏维埃干部表示,革命成功后,要给这里办两件事,一是建水库,二是修铁路。为此,上世纪60年代末,国家拨款建起了2.5万亩的大型水库和一个中型水电。

然后~~

21年前的9月1日,京九铁路建成通车!不仅结束了赣南无铁路经过的历史,更使赣南经济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进入“快车道”。

今天,一条“升级版”的京九铁路——昌赣客专(京九高铁江西段)正在如火如荼建设,又将一次助推赣南等原中央苏区的经济腾飞。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这两条京九大动脉竟然都为赣南的一个小县——兴国县“绕道”,网上甚至还诞生了一个新名词——“兴国湾”。

那么问题来了!国家为何这么“照顾”兴国?这个小县凭什么这么牛?

京九线规划时,那些红色老人仍在世,还有很大影响力,所以在规划上,京九线很好的照顾到了革命老区的发展,以至于京九线在交通部门中,有个比较搞笑的外号——

“京九扶贫线”

这就是那句话的由来:

“你们只看到,高铁时代合肥在吃肉。

 

你们没看到,铁路时代合肥在挨揍。”

一方面,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另一方面,亏欠的国家总要事后弥补嘛。

安徽在高铁时代的迎头赶上,是安徽个人的奋斗,也有国家平衡区域发展特别是对安徽补历史欠账的历史进程。

大家就不要眼红安徽现在的高铁优势了。

第二个需要澄清的认知,是所谓的合肥是最懂风投的城市。

这好像是去年比较火爆的爆款文吧,讲合肥风投,逆袭发展。

举的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京东方在落户合肥的时候面临着巨额亏损的境地。在众多质疑中,合肥几乎掏干净家底,对京东方投资175亿元巨额资金,跟着京东方走过风风雨雨,最终京东方化茧成蝶,合肥逆袭打开局面。

 

看起来,合肥的故事,好像是高瓴资本那般,是“时间的朋友”

 

实际上,去年这种爆款文出来后,岱岱就在群里聊过,这种文章,只看到冰山之上。

毕竟,哪座城市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特别是当时势力不够雄厚的合肥,合肥在面板产业哀嚎一片的情况下,坚定长期的投资投京东方,可谓是一场赌博。

上海深圳可以赌,因为家当大,赌输了上海深圳也输得起,但合肥基本就是把裤裆当了给压上去了,一旦赌输,可能就又是一个十年错过。

比如辽宁和沙特合作的百亿项目,布局在盘锦,盘锦把身价性命都压上去了,以为能一飞冲天,结果项目没能预期落地,盘锦从一飞冲天变成一地鸡毛吗,公务员工资都变成半年一发。

合肥其中的冰山之下,岱岱早就和大家聊过了。

想起那个段子。

合肥和张磊一样。

合肥,不仅是时间的朋友,更是领导的朋友。

当时钦定的是京东方,还不是合肥,深圳啊武汉啊长沙啊,这些灵光的城市,其实都在争取京东方落户。

各种条件一般的合肥,敢用当掉底裤的魄力,押注京东方,的确是领导的朋友。

至于是啥领导,你问下金龙同志吧。

抢来了是一方面,抢来了能培育好,更重要。

金龙同志发光的地方,正在于此。

这个去年的爆款文章很多写了,比如整个政府从上到下都投行化,一个基层招商员都具备全产业链知识,到企业转一圈,就可以靠目测,估算出厂房和设备总价值3800万,和实际价值误差只有一个零头。

这些,我就没必要重复的拾人牙慧了。

记得新闻上有个对孙书记的专访。

他说当官就三件事,栽树修路搞项目。

和其他高大上的言论观点比,这话是不是显的很low,很不起眼,现在反过来看,这三个事,很接地气很实在,也和中国近15年的高速发展相吻合。

还有他上台初就大拆违建,有妇女在政府门口示威,昏倒了,众人怕担责任不敢抓也不敢放,孙没有模棱两可,直接一句大白话:“送去医院,等好了抓起来。”拆违建坚定的推行下去,后来民众理解都接受叫好。

说话实在的人,干事的确更靠谱。

怪不得和京东方一样,都重点培育了。

 

感谢国家给合肥送来金龙同志。

 

感谢金龙同志给合肥留下一直战斗力一流的招商团队。

也感觉国家对合肥的事心里门清,让合肥连续几代强力核心领导层,保证相对稳定的发展路线。

这一点,可能是南京最羡慕合肥的地方。

合肥是路线是一以贯之的,金龙的发展蓝图是绘到底,后任基本跟着干,合肥官场也无大震动,南京前几年好不容易出了干事不错的班子,结果今年抗疫的拉胯表现,直接搞的南京全国民怨沸腾,这要是秋后算账,政治稳定也没了,可能南京的发展会顿挫下。

第三个要澄清认知的地方,就是安徽是否要继续搞强省会战略。

看过岱岱旧文的瓜友,都知道合肥省会地位的由来。

自从清康熙六年安徽建省以来,省会一直设立于安庆,合肥不过是一个中部小县城,因为抗战国民党才在合肥设立了临时行署,后来解放军入安徽,接受了合肥行署,考虑到经济发展,建国后安徽省府一直动议将省会搬迁至安庆或者芜湖,(安庆芜湖都是长江沿线)

 

但安徽迁省会的方案报上去,被毛泽东否决了。

 

建国初期,中国战争威胁严重,台湾叫嚣反攻大陆,而如果台湾在美国海军的支持上反攻大陆,那么海军薄弱的大陆海面上肯定失守,台湾将轻而易举的从上海进入长江,如果将长江沿线安庆或者芜湖作为安徽省会,那么台湾反攻一旦打响,不论安庆和芜湖哪个当省会,都毫无疑问将陷落。

 

省会是一省行政重心,更是一省组织力量之重心,安徽省会一旦陷落,十分不利我军反击敌人,而合肥在安徽中部,远离长江,拥有战略纵深,作为省会经济虽然不得劲,但战时能成为后方组织力量反击的根据地,有利战时。

 

“办一省事,要有一国之眼光,办一国事,要有世界的眼光”,所以,在当时严峻的外部战争威胁下,出于全国一盘棋的军事安全考虑,而不是出于安徽一省经济发展考虑,有大局观的毛,否决了安徽方面的动议,写信回复安徽省府:

 

“合肥不错,为皖之中,是否要搬芜湖呢?

 

从长考虑,似较适宜,以为如何?”

 

毛看中合肥的地方,正是合肥的“为皖之中”。

 

这封最高指示下达后,合肥的省会地位,已无法动摇。

是的,建国后,我们不是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而是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将合肥定为省会的。

这样,就让安徽有趣了。

贵州有发展路线之争,贵阳代表南下大湾区,遵义代表北上成渝圈。

有路线之争。

安徽也有。

合肥代表安徽均衡发展的路线,皖南的安庆芜湖那些,代表安徽长江沿江发展路线。

这个和安徽整体的地缘有关系。

安徽地理上,被分到华东。

国家发展战略上,又被分到中部。

安徽、江西在行政上属于华东,在经济区划上却被划入中部。

山西在行政上属于华北,经济区划上却属于中部。

广西在行政上属于华南,经济区划上却属于西部。

安徽人自嘲,安徽既是东,又是西,既不是东,又不是西,不东不西,不是东西。

摆在安徽面前的一个问题是:到底是跟东部混还是跟中部混?

跟中部混,那就是武汉郑州合肥,中三角,那就是搞省内均衡发展,搞强省会。

跟东部混,就是沿着长江发展,发展安庆芜湖。

历史上的安徽,长期陷于两头跑的困局。

“这个问题困扰了安徽几十年,安徽长期一直打算的是“两头都要”,一般人想想也是,毕竟有政策谁不要?然而东部、中部发展规划里给安徽的定位、政策还都不一样。东部只想让安徽做江浙沪的“落后产业”转移区,而中部则想让安徽成为中四角中“平起平坐”的一极。这种情况下,虽然东部强于中部,但安徽当然不甘于全身心投入东部只做一个打杂的,但因为眼馋东部资源,所以最后是东部、中部都想要。

安徽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尽最大程度上接收资源,然而双重定位却让安徽难以给自己定位,同时还要不停在东部、中部两个地方来回跑、来回开会,而且由于安徽的国家定位模糊,东部、中部各省也是不愿意带安徽玩的,东部认为安徽属于中部,中部认为安徽属于东部,来回踢皮球,都不想把有限的资源分给安徽,这就让安徽更尴尬了。结果是安徽无法集中精力去搞好其中任何一方。”

后来,90年代,上海浦东开发了,长三角热度再起,安徽定了调子,押注沿江发展,提出“开发皖江,呼应浦东”。

 

市委、市政府乘此东风,明确提出沿江建设汽车城的目标,将汽车及其零部件作为三大支柱之一下大力气培育和发展。

这个思路在当时是很超前的,要知道,若干年后,中国沿着长江搞新能源汽车。

长江经济带的汽车重点战略,在90年代初,就被安徽省委给踩中了。

不得不说,安徽很超前。

然而安徽因为省府问题,所以口号是提出了,但动作上给的支持真的不多。

举个例子。

九十年代安徽第一座长江大桥,当时芜湖极力争取,省里不同意,非要建在铜陵。

为何?

因为安徽铜陵有个娃娃市长,喊出了安徽改开最强音,90年代国家和省委为了表彰地方做改开先锋,铜陵政治加分,拿到了安徽第一座长江大桥的朱批。

安庆芜湖,不出牛人,也不来牛人。

所以以皖南皖北为主体的安徽领导层,支持有限。

但即使支持有限,芜湖还是交出了牛逼的成绩单。

这里补充下,中国是有比合肥更牛的风头城市的。

而且不在别的省,就在安徽。

这个比合肥还牛的风投城市,就是芜湖。

合肥赌的是京东方,芜湖赌的是奇瑞。

合肥投京东方,是知道国家底牌知道稳赚不赔的豪赌。

芜湖投奇瑞,那才是不知底牌输赢义无反顾的豪赌。

芜湖在90年代将汽车及其零部件作为三大支柱之一下大力气培育和发展。

奇瑞的建设,前后经历了芜湖市四任领导班子,他们自始至终向着一个目标迈进,那时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砸锅卖铁也要建奇瑞。

最终在零几年就把奇瑞养到了中国汽车出口第一的高度。

然后就是岱岱和大家聊过的出口退税故事。

这件事,还是部委来调研,芜湖上报的,省委没把芜湖这事放心上,没怎么帮芜湖说话。

为何?

因为合肥几次想要芜湖亲手带大的奇瑞,芜湖不肯给。所以对芜湖出口退税这事,省里不怎么上心,巴不得芜湖撑不住奇瑞这个盘子,不得不把奇瑞总部让给合肥。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

地方上各种利益关系就是这样的,和你单位里的勾心斗角一般无二,你也不必惊讶。

还好遇到一个在谋划地方财权事权改革的楼部长,觉得芜湖很适合当改革的试点,芜湖“越级上访”成功,顺利留住了一路奶大的奇瑞。

 

不像湖北十堰,一把屎一把尿的奶大十堰东风,结果武汉打声招呼,东风就搬过去了。

留下十堰哭的痛彻心扉,旁边幸免于难的芜湖额手庆幸。

现在,奇瑞还在芜湖,没去合肥。

所以不要说什么90年代安徽就提出沿江发展了,说什么沿江带不动安徽发展,沿江发展救不了安徽,还是坐大合肥救的了安徽。

90年代初,是提出了沿江发展,但省内情况特殊,什么铜陵改革什么凤阳经验,再看下省委的籍贯,你就知道,沿江发展是口号多,实质性支持少。

当年安徽本质上还是走均衡发展的路线,合肥、芜湖、蚌埠、安庆四核,摊大饼,结果人口大量流出。

沿江一线,除了芜湖比较给力外,什么安庆啥的,基本没变化。

芜湖是很给力的。

芜湖在安徽的情况,和柳州在广西的情况,很像很像。

芜湖朋友可以找柳州朋友,抱在一起哭了。

芜湖之所以不能称为省会,是毛主席不看好芜湖的国家安全作用。

后续也不太可能变成省会了,因为人口太好。

芜湖人口364万人,全省排名第8。

人口规模很重要的,虽然芜湖能力不错,但当不了领头羊。

其实历史上芜湖的人口是很多的,长江边上,发展的很好。

但太平天国运动一起,芜湖和安庆等沿江城市一样,遭遇几次毁灭性打击,长江中下游人口十去其七,受创之巨虽一百余年也没能恢复!

不仅是芜湖,苏州、无锡、常州、湖州这些地市的人口,在改革开放前都不足500万,远不及山东、河南普通地级市动辄七八百万的人口规模。

安徽的沿江一线城市,虽然虎里虎气,但人口都上不来,失去叫板合肥的底气。

90年代,安徽提出沿江发展,实际上不给多少支持,最终除了芜湖给力外,其他都没起色,安徽想转变,国家不明就里,看在眼里也思考在心思。

于是,在世纪初,中国提出中部崛起战略,没有将华东的安徽划到东部,而是划到中部,并给合肥送来金龙同志,给了安徽一次历史机遇。

所以,安徽后来的强省会战略,已经不是安徽层面上的意志的。

不划华东,划中部,就是让你不要跟着长三角跑,当长三角的人肉电池,要搞省会均衡发展。

送金龙送京东方大礼都是送给合肥,就是让你搞合肥强省会战略别搞沿江战略了。

给铁路时代失落的合肥补历史欠账,搞高铁枢纽,更好合肥发展也带动安徽发展。

瓜友们现在知道了吧,安徽重点发展合肥的强省会战略,也就是合肥霸都这个名号,其实是钦定的!

是国家钦定的霸都!

 

所以,本来能雄霸中部的武汉,被钦定的合肥半路杀出,长江中游开始双雄屹立格局。

那么,问题来了。

上个十年,合肥强省会战略是钦定的,现在,十年过去了。

 

新时代下,合肥的未来又在哪里,安徽的前景又在何方呢?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下一篇,我们,慢慢揭晓~~~

本文出自 分享知识,启迪智慧,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s://www.mjzhiku.com/archives/1661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