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真相——犹太人

作者: aaronschock1979 分类: 名人点拨 发布时间: 2022-01-15 09:37 ė 6没有评论

瓜友们,晚上好,周末快乐哦。

周末,分享一些岱岱觉得有干货有认知的文章。

这次的主题,是犹太人。

关于犹太人,有很多传说。

比如犹太人十分擅长经商,比如出埃及记,比如摩西十诫,比如反抗罗马暴政的起义,比如种族优越。

这里,让我们用历史说话,告诉你历史的真相。


首先,犹太人为何擅长经商?

经商,不是犹太人自身的天赋,而是犹太人在不断迁徙的过程中,学别的民族的。

希伯来人是闪米特人的一支,公元前20世纪前居住在美索不达米亚南部的乌尔地区,而此地属于苏美尔人的乌尔王朝。希伯来人以牧羊为生,由于势力弱小,战斗力不强,又是异族,一直被乌尔的苏美尔人追杀驱逐,不得不迁走,这是历史上第一次被驱逐而迁徙。

希伯来人领袖亚伯拉罕带领全族沿幼发拉底河向西北迁徙,走了约1000公里至哈兰(土耳其与叙利亚的边境小城哈兰,一块两山夹一河的肥沃平原,适合放牧之地),由于是外族入侵,是与本地民族抢夺生存空间,哈兰人自然不欢迎他们,战争在所难免,希伯来人只得继续逃亡,这是历史上第二次被驱逐而迁徙。


因为哈兰北部是东南托罗斯山脉,不适合游牧,他们只得继续向南转移。渡过幼发拉底河后,如果向东南走就是苏美尔人的领地,显然不能再回去,他们只能沿叙利亚腹地的台德木尔山脉西麓的平坦沙漠向西南方向迁徙,进入黎巴嫩后再沿阿西河谷向南,翻越黑门山沿约旦河谷经加利利海进入迦南,这里就是【圣经】所说的“应许之地”。迦南在约旦河西岸,当时水草丰美,适合放牧种植。

祖居迦南的腓尼基人由于生产高级染料“推罗紫”擅长经商航海,重商业轻农牧业,双方互补而互利,希伯来人在此地从腓尼基人那里学会了经商,并在迦南与腓尼基人共同生活了约200多年。

公元前17世纪,希伯来人开始称自己是以色列人(领袖雅各与神摔跤并获胜的意思)。由于天灾,雅各带领全族向南迁徙到尼罗河流域,进入埃及,这是以色列人历史上第三次大迁徙。

犹太人的经商技能,是和腓尼基人学来的。

而腓尼基人是个很牛逼的民族,他有两大创造。

一个是经商,一个是腓尼基字母。

是的,腓尼基人走南闯北,吸收了左边的古埃及象形字和右边的苏美尔人契形文字,搞出了字母。

后来传入希腊,希腊人又加了几个希腊的字母,完成了26个字母的伟大创新。

腓尼基人因为没有宗教凝聚力,是个商业殖民民族,所以很容易被同化和分散,后续基本没有腓尼基人的传承了。

唯独就犹太人,学到了腓尼基人的经商天赋。


然后,是犹太人为何会“出埃及”?

最初,犹太人只是一群居住在幼发拉底河畔附近的游牧民族。

后来,在有着“人文始祖”之称的亚伯拉罕的带领下,犹太人迁居到了以色列等地,开始由以前的游牧生活改为农耕生活。由于那里的环境关系,他们种出的粮食并不能满足大批人的需求,更在遭受了连续的七年的荒灾后,犹太人的生活就更加艰难,于是亚伯拉罕的儿子雅格,又带领犹太人迁居埃及。

当时统治古埃及的是希克索斯人,他们最初也是游牧民族,但觊觎埃及的富庶,就趁着埃及内忧外患之际,趁虚而入,一举将整个埃及收归囊中。

他们十分友好的接纳了这些不远千里迁徙过来的人,并且在尼罗河下游的地方为他们找到了安居之所。就这样两个不同的民族和睦共处了一段时间,当时的雅格又被称为以色列,埃及人也就把当时的犹太人统称为以色列人。

而埃及本土的统治者奴被亚人,却成了被统治者的对象。

犹太人却异常聪明,他们的智力超出常人,特别在数学方面几位精通。

他们民族的成员一般都会成为税务长官等职位,同时他们也是为了报答希克索斯人接纳他们的恩情。

但是,在原本是统治者的努比亚人看来,犹太人和他们简直就是一伙的。最终,经历过无数次压迫的努比亚人经过不懈的抗争,赶走了希克索斯人,多回了他们的统治权,失去了希克索斯人庇佑,犹太人在埃及的地位就大不如从前了。

努比亚人本身就痛恨犹太人与前期的统治者狼狈为奸,现在就看是了疯狂的打压和报复犹太人的行动,这让犹太人难以忍受。于是,犹太民族的领袖摩西,应运而生,他带领族人离开了残酷剥削他们的埃及,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巴基斯坦。


是的,犹太人自所以出埃及记,是因为古埃及那时候类似中国的清朝,是异族统治者。


各方面的资料都表示,这个希克索斯人,和古犹太人都来自闪族,算是近亲,所以异族统治者才会如此慷慨接纳古犹太人来埃及,还让他们当官。

或者说,古犹太人是异族统治者的狗腿子。

因此,古埃及人反抗推翻希克索斯人的统治后,自然反过来对古犹太人算账。

古犹太人才不得不上演“出埃及记”。



第二,巴比伦之囚的由来。

摩西带犹太人回家后再度建国,犹太人很辉煌过一段时间,所罗门大卫王是他们千年以来的民族回忆,相当于我们中华民族回忆汉唐盛世一样。

可是好景不长,由于贵族间的倾轧,王国分裂成了2个。

北方的继续叫以色列,南方的叫犹大。

类似中国的南北朝时期。

不久之后,北方崛起了一个强大的王国——亚述帝国。亚述帝国灭掉了以色列,犹大王国为了自保,成了亚述的附庸。这时候埃及开始和亚述帝国争夺霸权。犹大王国作为亚述的盟友,又一次在背后捅刀,背叛了亚述帝国。愤怒的亚述帝国攻破了犹大王国,把国王和贵族抓到巴比伦吃牢饭,这就是巴比伦之囚。话说,亚述当年包围犹大王国都城,整整俩月没有办法,结果犹太国王在国内亲亚述势力劝说下,投降了。

犹太人脑力值可以,武力值不高啊,在中东那个牛人频出的怪物房,早早就被灭了,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中东,犹太人是沦为周围大势力当马仔才能生存下去。

波斯帝国崛起后,居鲁士大帝对巴比伦不战而胜,轻而易举地攻占了千古名城巴比伦,然后居鲁士大帝对犹太人很是友好,他允许巴比伦囚奴的犹太人回故土,重建耶路撒冷圣殿,犹太人之前被巴比伦人抢走的金银器皿5400件,居鲁士都赏赐回去了。

这个是很反常的,因为波斯人对其他民族都是高压政策,对犹太人这样好,是好到反常。

历史的真相,其实都呼之欲出了——

为什么犹太人将在巴比伦的日子称为“巴比伦之囚”?

因为犹太人在巴比伦当奴隶,受虐待,是最底层。

为什么居鲁士能不战而胜轻而易举攻占千古名城?

因为受虐待的犹太人发动内乱打开城门,配合了波斯帝国的攻城。

为什么居鲁士大帝如此厚待犹太人人?

因为犹太人临阵反戈有功,站在了波斯帝国的一边,所以居鲁士论功行赏。

有史料支撑,那就是波斯人对其他异族的统治,都很残酷,唯独对犹太人这个异教徒+异族,十分宽容。

而且,史料记载,犹太人祭司面见波斯皇帝,拍马屁的说法是这样的:

“上帝会给波斯皇帝打开全世界所有城市的大门。”


基本实锤巴比伦陷落,是犹太人打开的城门。


接下来,是反抗罗马暴政的说法。

犹太人在罗马治下有过两次大起义,都后世犹太人说是反抗罗马暴政。

这里有文章可以解释下,犹太人罗马起义,到底是什么事。

罗马人是一个开放宽容的民族,即使对于蛮族,也能做到吸纳接受,几乎看不到单独惩处一个民族的先例,即使是曾经的死敌迦太基人,在国家灭亡数十年后,大量迦太基家族也出现在了罗马文明的各个领域之中,甚至包括政界,所以,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罗马帝国治下诸多民族中,唯独犹太人被永远从故国驱逐呢?


简单来说,就是犹太人自己极端的信仰观。


犹太人最初只是在阿拉伯地区游牧的部落,后来在迦南地区武力驱逐了当地居民,虽然中途由于灾荒而短暂迁居埃及,但最终还是回到了迦南地区,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国家。但是,犹太人与很多文明不同的是,在犹太人的历史中,以摩西为代表的先知才是犹太人的统治核心,而不是其他民族传说中的英雄人物们,换而言之,在犹太历史的初期,这个民族就和宗教牢牢绑定在了一起。


犹太人基本上秉承着老老实实屈服于大帝国的姿态,当亚历山大大帝崛起时,他们屈服,而当马其顿帝国解体,分裂出来的塞琉古帝国接管其亚洲领土时,犹太人同样表示屈服,不过,就在塞琉古帝国末期,犹太人这边出现状况了。


塞琉古帝国是一个少数希腊人统治多数西亚民族的国家,尽管从建国者塞琉古一世开始,这个国家就没少鼓励希腊人移居,但是直到帝国覆灭,这个国家都没有充足的希腊居民,因此,安条克四世尝试在统治地区强行推行希腊文化,从文化层面改造帝国居民。安条克四世的政策在犹太地区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反抗,对于鼓吹“天选之民”的犹太人而言,让他们转而信仰异教的神明当然是非常可怕的,于是便爆发了起义,这便是“马加比起义”,最终,塞琉古帝国不仅没能成功达到目的,就连犹太地区也彻底丢失,后者再次建国,这就是最后一个完全独立的犹太王朝-哈斯蒙尼王朝。

从这会看来,犹太人似乎武德相当充沛,大有崛起的势头,但最终的结果却并非如此。在东地中海霸主塞琉古帝国衰落的同时,有三股力量替代了原本的霸主塞琉古,自西向东,分别是本都王国、亚美尼亚王国以及帕提亚帝国,而距离塞琉古帝国核心区叙利亚最近的犹太人,却偏偏没有崛起,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犹太人根本没有将其他民族纳入自己文明的打算。

犹太人视自己为上帝的天选之民,对于其它民族,特别是文化与自己相差较大的,有很强的排斥性,例如,犹太人认为上帝以外的信仰不可饶恕,将尊崇偶像的行为视为十恶不赦的罪过,但偏偏包括希腊罗马多神教、波斯宗教、高卢、日耳曼等多神信仰在内各个民族的宗教,正是以犹太人最反感的形式出现的,对于这样一批人,犹太人着实没有将其纳入到同一国家的意愿。


当然,凡事都有两面性,哈斯蒙尼王朝虽然没有趁机崛起成为大国,但也避免了与如日中天的罗马共和国正面开战的命运,当本都王国与亚美尼亚王国被先后击败后,哈斯蒙尼王朝幸存了下来,然而,却由于可笑的内乱,将罗马共和国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陷入内乱中的哈斯蒙尼王朝中有人选择让罗马人介入,以此来借助罗马人的力量终止无休止的内乱,这个目的确实达成了,但也造成了一个结果,那就是哈斯蒙尼王朝瓦解,罗马人扶持的大希律王成为了犹太人的世俗最高统治者。

有意思的是,在犹太人与罗马人接触之初,双方就埋下了对立的种子,据说,罗马军队主帅名将庞培造访犹太人的圣殿,误入了犹太圣殿中的密室,这里平日里只有高级祭司才能进入,而庞培却轻而易举地闯了进去,对于犹太人而言,似乎罗马人的出现,一开始就伴随着对于他们自身的侮辱。

总的来说,此时的犹太人,对于到处武力征讨的罗马军队,还是比较顺从的,因此,当后三头同盟中的安东尼征讨帕提亚帝国时,犹太人也为安东尼的军队努力提供了后勤,同时也派遣了部分军队随同出征。而在奥古斯都建立帝国之后,虽然犹太人的国家渐渐被瓦解,犹太人开始被纳入行省统治中来,但犹太人就总体而言,仍然比较顺从。


不过,帝国时期的一项影响重大的政策,却对犹太人的信仰产生了巨大的冲击,这就是罗马人的“造神”政策。

所谓的“造神”,指的其实是从奥古斯都开始的,将前任统治者尊奉为神明的行为,例如,凯撒便是在奥古斯都的努力下第一个成为罗马人新神明的罗马人,尽管他还不是皇帝。对于罗马人而言,这种行为远远不算不敬,因为罗马人的文化中,尽管也有信仰神明的一面,但是罗马人的神明却数不胜数,原因就是罗马人的开放。


据说,罗马人不仅会尊奉其他同盟民族的神明,就连战败方的神明,也会一并纳入罗马文明的信仰体系之中,最夸张的是,罗马人每攻打一个城市,就会向上天许诺,当攻克该城后,会将这座城的保护神送入罗马城的神庙中进行供奉,以至于到了帝国时期,罗马城里便充斥着众多异族神明的信仰。


因此,将优秀的君王尊奉为神明,其实对于罗马人自己而言,也称不上是什么大事,但对于犹太人而言,罗马人基本称得上是道德败坏的急先锋了,不过除了犹太人以外,帝国境内其他民族对于罗马人这个做法并没有觉得有问题,所以说,在罗马帝国改宗基督教以前,没有因为宗教问题而反叛罗马帝国的情况出现。

而对于犹太人,罗马帝国的皇帝也给足了面子,当其他行省都将历代皇帝的神像抬进当地神庙中供奉的时候,犹太人的土地却被允许不尊奉皇帝的神像。但是,也有例外,比如罗马帝国第三代皇帝卡利古拉,这位爷也是罗马帝国第一位“暴君”。对于犹太人而言,卡利古拉有一个令他们特别难以容忍的一点,那就是追求极度的个人崇拜,以至于在活着的时候,就开始大肆打造神像,在生活中也以神明自居,在他统治期间,他的神像被送到各地尊奉,而这次,犹太人并没有幸免于难。


因此,当地收到命令的罗马军团士兵,就这样与犹太人爆发了冲突,罗马士兵的任务是将卡利古拉的神像送到犹太人的圣殿中供奉,而犹太人自然是万万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双方就这样对峙了起来。眼看着犹太地区就要爆发大规模的骚乱时,卡利古拉却突然被刺杀了,于是安置神像的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危机得以短暂回避。


不过,原本就渐渐开始反感罗马人的当地犹太人,因为卡利古拉的事情,开始策划起了再次独立的事情,希望建立一个如同摩西时代一样的宗教神权国家。


对于这件事,罗马帝国并非没有反应,而是提出了一个折中的计划,那就是让大希律王的后代阿格里帕成为犹太国王,以世俗国家的形式让犹太人独立建国,遗憾的是,这个方法被犹太人一口气否决。


看到这里,有人可能会有所疑问,为何罗马帝国能允许犹太人独立建国呢?其实,这也是因为犹太人确实在罗马帝国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有关,犹太人善于经商,而罗马帝国又是一个贸易发达的国家,因此,随着时间推移,犹太人出现在了帝国的各个城市中,作为优秀的商人,和希腊人一道为帝国的经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所以,罗马人对于犹太人很是容忍,以致于犹太人与希腊人因为信仰问题爆发冲突时,罗马帝国政府也常常偏袒人数更少的犹太人。


但对于传统的犹太人而言,罗马人的举动,反而导致了他们越发极端化,因为许多背井离乡的犹太人,以及犹太上层贵族,开始了罗马化,他们开始渐渐抛弃信仰,转而拥抱罗马人的开放理念,还有一些企图通过参军建国立业的犹太人,主动放弃民族信仰和身份,以罗马人的身份参军,这些人中的代表,无疑就是希律王的后裔阿格里帕。

说实话,传统犹太人的行为,固然有保护自身民族传统的正当理由,但是,既然身处一个世俗化的帝国,那么同化便是无可避免的,如果不承认这个事实,那就必须用武力谋取独立,对此,犹太人的选择便是叛乱。


犹太人的第一次针对罗马帝国的大规模叛乱,就是发生在尼禄皇帝统治期间,终结于后来弗拉维王朝创立者韦帕芗之手的犹太大起义。


起义以罗马人从神庙中强行征缴犹太人所欠的税款为导火索,从耶路撒冷爆发,最终演变为全犹太地区的叛乱。犹太人起义者一开始便选择了死扛到底,因此处死了控制地区所有投降的罗马士兵,以极快的速度控制住了周边地带,声势十分浩大。


但在这个过程中,起义者很快极端化,他们不仅对罗马人下毒手,对于其他民族的老百姓以及平日里偏向罗马人的犹太人也下死手,这导致后来罗马军队平叛时出现了极度讽刺的景象,那就是大批世俗化较高的犹太人纷纷加入到罗马人的军队中,对犹太起义军发动攻势。


这段历史的一个亲历者约瑟夫斯,一开始是起义军方面的将领,后来则向罗马人投降,并随同罗马军队观战,最终写下了记录这段历史的《犹太战记》。


约瑟夫斯一开始也是忠实的起义军将领,但在最终战败时,约瑟夫斯目睹了不少同僚选择互相杀死战友而不愿投降时,这个犹太学者很快发现了现实的荒谬之处,因此和一名幸存的战友选择了投降。

松散的犹太人不仅无力对抗四大军团的围剿,内部也矛盾重重。奋锐派接管犹太临时政府后,一边对罗马人维持抵抗,一边大肆屠杀不愿参加起义的犹太同胞和法利赛派。


奋锐派虽然战略战术和武器装备上远远无法与罗马人相比,但凭着狂热宗教加持的悍不畏死精神,也让罗马人的攻城略地付出了很大代价。


同时,广泛的民族仇杀也出现了,生活在奋锐派控制区的罗马人被血腥屠杀,反过来也一样,希腊人和罗马人也开始屠杀他们领地内的犹太人,双方同时进行极为血腥的种族清洗。

这场起义持续数年之久,但最终却以极端惨烈的结局结束。


经过七个月的残酷围攻,罗马将军提图斯利用几座倒塌的城墙攻入城市。结果奋锐派根本没想过谈判和投降,他们杀死劝降的使节,愣是发动胁迫民众与罗马人打巷战。有些犹太家庭为了坚持抵抗,居然吃掉了自己的孩子和家人。罗马人用攻城锤进攻耶路撒冷圣殿失败,就放火焚烧,结果酿成了席卷全城的大火,又有无数居民被烧死。

罗马人打开城门之后,只见到地狱般的景象。

犹太人和其他民族的抵抗者烧光了所有建筑物,960名守军不分男女老幼集体自杀。

最最残酷的是,犹太教是禁止自杀的,所以他们就抽签帮别人自杀。也就是丈夫砍死妻子,妻子刺死丈夫。儿童杀死老人,我捅你一刀,你死之前也捅我一刀······剩下最后一个人服毒自杀。

只有两名妇女和五个孩子躲在一个蓄水池里活了下来。

镇压过程中,犹太人成了过街老鼠,没有别的民族愿意帮助他们,反而成了一次所有民族对犹太人的大清算,之前遭到犹太人屠杀的塞浦路斯居民开始复仇:

犹太人被禁止居留在岛上,甚至是海难的犹太幸存者一经发现也会被处死。

第一次起义,结束。

有意思的事,即使爆发了影响如此巨大的起义,罗马帝国在这时却也没有将犹太人驱赶出他们的故土。这就给了犹太人第二次起义,亦或是第二次自寻死路的机会。


在第一次起义过了数十年后,到了罗马帝国五贤帝的哈德良皇帝统治时期,犹太人再度发动了针对罗马帝国的叛乱。


如果说第一次大起义,是犹太人对于神权统治特权的咎由自取的话,那第二次起义,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对罗马帝国皇帝挑衅的一种回应。那么,罗马皇帝哈德良都做了些什么呢?


简单来说,哈德良做了两件极具挑衅意味的事,第一件事,就是禁止犹太人接受割礼这个传统行为,并强制让帝国境内的囚犯接受割礼,第二则是在犹太人的圣城耶路撒冷旁兴建埃利亚卡皮托尔城。



对于第一件事,犹太人自然认为哈德良皇帝将自己视为了囚犯一般的存在,而第二件事,则让犹太人认为罗马人故意在他们的圣城旁修建异教的城市,对自己故意挑衅。

不过,这件事也不是哈德良诚心恶心人,而是因为就在前任皇帝图拉真东征帕提亚期间,犹太人在大军后方发动了一场不成功的叛乱,说实话,虽然哈德良的行为有些恶心犹太人,但作为一种惩戒行为来看,已经算得上宽宏大量了。


然而,这一时期的犹太人的极端化心态依然十分普遍,因此立刻筹备起了大规模的叛乱。


就这样,在经过一系列的准备后,犹太人再度发动了叛乱,然而,这一次犹太人并没有遇到几十年前罗马帝国恰好因皇帝尼禄之死陷入内乱的机会,因此,哈德良皇帝最终调遣了整整七个罗马军团,近10万军队剿灭犹太叛乱。



有趣的是,这一时期基督教已经在当地有了一定规模,起义的犹太人除了敌对罗马人之外,还不忘屠杀基督教徒,其手段之残忍,原胜罗马人对基督教徒的迫害。


罗马历史学家迪奥记录下了这一悲剧:

他们甚至吃受害者的肉,抽他们的筋,用他们的血涂抹全身,穿他们皮做的衣服;许多人被从头到脚锯为两半。


另一些人被扔给野兽,或被迫像角斗士一样互相搏斗,一共有22万人被杀。


犹太人在多地展开屠城,诸如:萨拉米斯、塞浦路斯、利比亚,这些地方的主要居民并不是罗马人。 


许多无辜的希腊人被屠杀,反过来许多压根没参加叛乱的犹太人也被屠杀,互相种族清洗,地中海东岸血流漂杵。


而罗马帝国此时军力远胜当年,因为犹太起义者很快便走向了失败。但这一次,罗马帝国对屡次叛乱的当地犹太人没了耐心,因此做出了疯狂的报复,


例如,一些罗马军队用犹太孩童的教材作燃料,将教材的主人活活烧死,而且哈德良皇帝下令,所有犹太教徒终身不得进入耶路撒冷,并且将当地犹太人移居到帝国各处,并从其他民族那里迁徙人民来填补犹太行省,同时,将犹太行省地区改名为巴勒斯坦,这就是后世犹太人所说的“大离散”。


犹太人与罗马人其实并非水火不容,但是犹太人拒绝接受罗马帝国的世俗化,这就注定了犹太人最后的结局。


正所谓愿赌服输,既然犹太人无力在罗马人的扩张中用武力捍卫自己的独立,那么在加入帝国后,自然也要遵循帝国的规则,而不是既想享受罗马帝国整体的利益,又想保证自身的独特,如果非要强行反抗,那结果必然惨烈,而犹太起义者执意如此,那无论结果如何,犹太人也必须接受。


更何况,犹太人向罗马帝国索取了一个他们几乎没有过的东西,那便是独立的神权统治,实际上,犹太人除了传说中的摩西时代外,大多数时候也是世俗的王权加上宗教,即使是武力反抗塞琉古帝国的哈斯蒙尼王朝,本质上也没有摆脱王政的影响,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犹太人何尝不是在得寸进尺。

更要命的是,就犹太人的国土所在地区来看,犹太人不是接受罗马帝国的统治,就是要接受帕提亚帝国的统治,但后者同样不可能允许境内出现一个独立神权的国家,并且帕提亚帝国对国内的宽容度远差于罗马帝国。


那么,犹太人能否自己依靠自己的力量建立强大的帝国呢?前文已经说过,犹太人不是没有机会,但他们的传统思想注定了他们无法集结其他民族的力量,因此根本没有建立大帝国的可能。


最后提一点,犹太人甚至连同族的其他人也没法做到团结,对于那些偏世俗化的同胞,犹太起义者同样敢于下杀手,在第一次起义的耶路撒冷守城战中,城市中的粮仓就是因为起义者自己的内乱而被摧毁,因为导致起义军在围城中早早陷入到了饥荒之中。


最后,再聊下犹太人的文化包容性。

作者:哈利波特大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9518605/answer/169081911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枚古钱币上这位老者就是巴尔神,手里拿着麦穗和葡萄,这形象你告我这是魔王?小亚细亚的人会把魔王的形象弄到钱币上吗?

然后犹太人跑到了腓尼基人的地盘,开始强推他们的犹太教,并且丑化巴尔神。

犹太人编织了一个可怕的谎言“巴尔神”吃小孩,并且巴尔神的信徒会用孩子“生祭”,并把这个谎言写在自己的《旧约》中。

巴尔神的信仰在地中海东部的古希腊城邦,以及古波斯帝国都是存在的,在古希腊文化和古波斯文化中,巴尔均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但关于“巴尔神信徒用孩子生祭”说法,在同时期的古希腊文明、古波斯文明,甚至之后的古罗马文明历史中均没有记载。

在地中海东部的一些古希腊城邦钱币上,巴尔神与雅典娜作为硬币的正反两面,一同出现

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最终把巴尔神塑造成了魔王,直到2000年之后还被人在游戏中胖揍!

这足以见得这个民族多狭隘,他们就没有一点文化包容性,上面这枚硬币就是犹太人劣性的铁证,直到今天,他们资本控制的游戏公司居然还舔着脸把人家文化中的主神拿出来丑化一下。

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腓尼基人跟犹太人无冤无仇,而屠杀了犹太人好多次的古罗马人,倒是没见犹太人去抹黑,你们犹太人怎么不把屠杀你们的罗马皇帝韦帕芗、哈德良弄到“所罗门72魔王”之列呢?说到底这个民族无非也就是欺软怕硬、见风使舵罢了。

你以为这就完了?再看看另一位“所罗门72魔王”之一的阿蒙。

埃及版阿蒙

本来是埃及人的主神和太阳神,然后犹太人故伎重演,也给归类到自己的魔神系列里去了。

魔王版阿蒙

如果仔细挖掘犹太人的宗教,你会发现更多这样的例子,以传教的名义搞文化灭绝,有些民族的文化,消失在历史长河,我个人觉得对待这些文明,就让人家“尘归尘土归土”,安息就好,犯不上2000年来反复拿出来丑化、鞭尸了吧?真有这个程度的深仇大恨吗?

你要是弱势文明,我就跑你坟头跺两脚,你要是个强势文明,你就是我亲爹——这就是“优秀”的犹太人搞出来的事迹。

我们应该庆幸犹太人没控制世界,不然玉皇大帝就是《暗黑破坏神》里另一个boss。


还有犹太人偷师苏美尔人。


犹太人的文字记载伊甸园,是音译的。

因为伊甸园最早的出处,是苏美尔人神话,是苏美尔人的概念。

后来被犹太人拿过去当做犹太教的伊甸园了。

还有巴别塔。

圣经里的巴别塔,也是苏美尔人的。

苏美尔人在巴比伦等大城市,修建巴别塔,用来供奉自己的神。

而且苏美尔人开放政策,允许其他民族进城生活。

所以一座苏美尔城市有很多不同的口音。

这些都给了犹太祭司想象力,然后,犹太人就创造出了人类修建巴别塔上帝让人类口音不同最终巴别塔修建不成的神话。

实际上,圣经很多都是偷师苏美尔神话的。


犹太人在几千年以前,就懂的文化偷学腐蚀这一套,怪不得千年后能掌控价值输出的好莱坞。


另外,再分享下关于当代犹太人的起源。

别去看旧约什么的,现代犹太人和旧约里的犹太人在血脉上没多大关系。

现代犹太人其实大体分两枝,一枝是塞法迪犹太人。这枝还稍微有点旧约犹太人的血脉,不过自从十五世纪西班牙的Reconquesta之后,他们就被赶出欧洲,大部分在马格里布一代流浪,混的实在不能算好。

另一支叫阿什肯纳其犹太人,也就是德裔的犹太人。这枝近代混的不是一般的好,当然也被杀得很惨。我们耳熟能详的犹太名人都是这一支的。但是这枝跟旧约里讲的犹太人在血脉上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枝犹太人本来是黑海边上的一个可萨人部落。


可萨人其实就是突厥人。

据传他们的首领生病,犹太医生给治好了。后来那家伙半夜发梦,第二天全族就都集体皈依犹太教了。

一些学者估计,全世界自称为”犹太人”的人中,可能有90%至95%有可萨人的祖先。

也就是突厥人的后代。

这些可萨人因为和斯拉夫人闹翻,被俄罗斯人的祖先打跑,不得不迁徙逃命。

一路往西走,不断迁入欧洲。

其中迁徙到德国的可萨人最多,就成了日后德国犹太人的祖先。

怪不得犹太人的美国华尔街,坚持反俄的政治正确

原来,俄罗斯人祖传克制犹太人啊。


这些,就是关于犹太人的历史真相。

看完后,是不是觉得很多关于犹太人的宣传,原来都是神话和粉饰罢了。

本文出自 分享知识,启迪智慧,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s://www.mjzhiku.com/archives/1827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